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暗夺不成公然明抢 沈丘法院上演现代牌“狼和小羊”

  置煌煌地判决结果于不顾,暗夺不成,公然明抢,沈丘县人民法院副院长周文兴、执行局长邵静波终于扯掉了“人民”法院最后一块遮羞布,悍然动用公权划走胜诉一方的240万元执行款,上演了现代版“狼和小羊”的故事。

  狼和小羊是出自《伊索寓言》的故事,讲述的是狼和小羊碰巧同时到一条小溪边喝水。狼找各种借口想要吃小羊的故事。沈丘法院副院长周文兴、执行局长邵静波再一次证明了,为了满足自己的利益,他们总是千方百计找借口,即使借口多么荒诞。然而,在弱肉强食的环境下,讲道理讲正义是不够的,有金钱和关系才能胜诉,诉讼结果永远是这两人制定的。

  胜诉一方被强取豪夺240万元

  案件其实并不复杂,实质问题是本案的原告林廷兴、被告徐公正、副院长周文兴、执行局长邵静波属于“一个团队”,他们分工明确,精心编导,最终一个恶意诉讼的程序开始粉墨登场,从而把受害人普某及中建七局以第三方推到了“被告席”,从而强取豪夺第三方几百万巨款。

  在林廷兴申请执行徐公正一案中,沈丘县人民法院查封冻结了普某在中建七局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债权250万元,中建七局和普某提起了执行异议和执行异议之诉,经过一审、二审发回重审、再一审、最终二审,中建七局和普某赢得了诉讼。

  周口市中级人民于2018年7月9日作出(2018)豫16民终2732号执行异议之诉判决书,撤销了沈丘县人民法院所作出的执行裁定及判决书。

  接住,沈丘县人民法院依据判决书于2018年8月3日解除了对中建七局在招商银行250万元存款的冻结,却在无任何实体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于同日直接从中建七局招商银行账户中划扣了240万元存款。

  随后,中建七局和普某随即向沈丘县人民法院提出异议,沈丘县人民法院未作出任何书面回复。2018年9月25日,沈丘县人民法院在无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向中建七局和普某邮寄了《通知》,要求中建七局和普某在收到通知十日内到沈丘县法院立案,否则将划扣到沈丘县人民法院的240万元执行款发放给申请人林廷兴。

  沈丘法院罔顾事实,心聋目盲

  据记者调查,实际上,普某对徐公正的债权产生于2013年之前,存在真实的转账凭证和借据,远远早于林廷兴对徐公正的债权。

  2016年7月8日中建七局、普某、徐公正三方签订《协议书》,徐公正、徐俊杰以协议签订时工程施工债权以及工程后续的开发收益来充抵其对普某的债务4300万元,普某另行承担欠付的工程款2900万元,该协议经律师公正,合法有效。

  普某接手工程已两年多,投入巨额资金,保质保量完成了工程,现工程尚未进行最终决算。沈丘县人民法院在协议已履行两年后,不顾事实,认定徐公正对中建七局享有债权,强行划扣240万元。且对到期债权的执行法律有明确规定,只要第三人对到期债务有异议,人民法院便不得强制执行,也不进行实体审查。中建七局和普某在规定的时间内提出异议和执行异议之诉,但沈丘县人民法院依然违反法律规定强制执行。

  暗夺不成,公然明抢

  沈丘县人民法院故意玩弄法律,在解封中建七局250万元银行存款的同时再划扣中建七局240万元银行存款。暗夺不成公然明抢 副院长周文兴、执行局长邵静波联手上演“狼和小羊”的故事。

  在周口中院作出的(2018)豫16民终2732号执行异议之诉判决书撤销沈丘县人民法院相关执行裁定及判决后,沈丘县人民法院已无任何依据继续冻结中建七局250万元存款,但沈丘县人民法院通过变更执行法官,坚持一错到底,在解封250万元的同时再另行划扣240万元,将法律玩弄于股掌之间。

  让人震惊的是,沈丘县人民法院在明知已执行错误的情况下,不是进行主动纠错,反而在无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强行要求中建七局和普某在十日内再去立一个执行异议诉讼案件,并威胁不另立案件的话就将240万元直接发放给林廷兴

  实际上,周口中院作出执行异议之诉判决后,沈丘县人民法院即应立即停止执行,但沈丘县人民法院却继续强制划扣240万元。在中建七局和普某提出异议时,沈丘县人民法院应主动纠错,但沈丘县人民法院在无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已通知的方式要求中建七局和普某十日内立案,通过一轮又一轮的诉讼来逼迫中建七局和普某放弃自己的合法权益。

  谁能管管沈丘的“诉讼专业户”?

  “我了解到沈丘县法院与高利贷专业户们之间的复杂关系网之后,对沈丘县法院已经丧失信任,因此我坚决要求沈丘县法院对本案整体回避并提交了回避申请书,要求将本案移送到外地法院审理,但沈丘县法院对此不予理会。对此我也很无奈,以我个人的绵薄之力,去和中级法院、基层法院、高利贷专业户、幕后推手们的庞大关系网对抗,根本就是以卵击石。”投诉人普某说。

  据了解,本案申请执行人林廷兴是沈丘当地知名度极高的“高利贷专业户”“诉讼专业户”,他放高利贷明码标价“4分5”的利息,在长期的“借贷-诉讼-执行”过程中,林廷兴与沈丘县法院副院长周文兴、执行局局长邵静波已经形成默契,林廷兴长期给邵静波案件执行标的额20%的高额回扣。

  在这种高额利益的驱使下,周文兴和邵静波不顾违法违纪的风险以执代审,也不足为奇。

  除此之外,本案的幕后推手李某和沈丘县法院副院长周文兴、庭长王超宇是发小,交情深厚,李某多次向周文兴、王超宇承诺案件标的10%的佣金承诺,本案当事人之一徐公正和沈丘县法院副院长徐公辉更是同族近亲。

  普某无奈地说,沈丘法院公然“围猎”受害人,蹂躏法律,上演现代牌“狼和小羊”,到底还有人来管?沈丘法院到底是不是人民的法院,是不是党领导下的人民法院?

相关阅读